绛珠圆梦

你可以在这里见证一个小透明的成长

#我家有位蛇仙大人#
#楼诚向
私设有

*借《灵魂摆渡》中的犀角香一梗
*大概还伴随着跨剧组互动
*糖中裹满了玻璃渣

片段   相伴

自从那日明楼将阿诚从桂姨家中救出后,便日日把阿诚带在身旁,原本空荡荡的明公馆也因为有了新的小主人的加入而变得热闹起来。

明楼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有带着个小娃娃的一天,并且自己这身量已维持了几千年不变,自然也就不曾在明公馆内多备着些衣物,等到将阿诚带回家后才发现,家中没有合适的可换洗的衣物。

他将怀中熟睡的孩子轻轻放进自己的被窝中,便出门为阿诚置办合适的衣服,鞋袜去了,等到想起家中的孩子时,已到了该吃晚饭的時候了。

推开家门,并没有发现小家伙有从房里出来过的痕迹,想着应当是小家伙还未醒来,明楼将手中为小家伙置办的衣物放在沙发上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打算叫小家伙起床吃饭。

却发现阿诚正蜷缩在地上,幼小的身子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明楼看着这般情景,自然是心疼坏了,将小家伙紧紧的抱在怀里,轻声的哄劝着。

从明楼见到阿诚的那一刻起,他便打心眼里想将这样一个弱小而又倔强的小家伙给培养成一个独立,成熟而又勇敢的人,让他拥有完整,健全的人格。

事实证明他做到了,在之后与阿诚相伴的漫长岁月里,他一次又一次的印证了自己的诺言。

他看着自家的小家伙,从一株脆弱的小树苗,成长为一棵能与自己比肩的参天大树。看着他从阴暗,暴虐的童年中走出,长成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郎;又看着他从意气风发的少年,长成与自己站在同一革命阵线上的青年。

明楼看着他岁月的磨练而变得越发坚毅的容颜,不止一次的渴望过自己能同平常人一样经历生老病死,那样的话,他就可以陪着自己的小家伙,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可惜他不行。

如今的阿诚已经步入了中年,而明楼却仍旧同当年救起他时一样,容颜不曾改变一丝一毫。

一日,明公馆外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那位客人自称赵吏,说是与明楼有约,特来见他。阿诚见那人言谈间似乎与先生是旧相识,但自己却不曾见过他,觉得甚是古怪,担心先生与那人单独相处会有危险,便留在了门外。

[赵吏,你怎么来了?]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有些东西该放手的就应该放下了,不然的话,你只会害了自己。]

[哦?你这是看出来了,该说果然不愧是灵魂摆渡人吗?]

[晋书上有记载:峤、旋于武昌,至牛渚叽,水深不可测,世云:其下多怪物,峤遂燃犀角而照之,须臾水族覆出,奇形怪状,能l凡幽冥之物,古人云: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明楼,你应该知道该走的人,强留是留不住的!]

[那有如何,我这里有足够多的犀角香,只要我不让他知道,只要我愿意,我和他还有足够多的时间,好好的过下去!]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插手你的事情,但你要记住,该走的人,终究是会走的,你也别太执着了,毕竟我不想我这难得一见的好友,余下的生命里全都只剩下痛苦。好了,我言尽于此。]

[今天你来,不会仅仅只是为了提醒我这件事吧?说吧,还有什么事,能够让你亲自来找我?]

[我从战场上救下了一个小战士,他叫阿金,他需要一些消炎药,我知道你可以有途径拿到这种药。]

[好,这周三晚上,你再来一次,我想办法给你弄到手]

明楼的话音刚落,赵吏便已经急匆匆的推开了房门,刚一推开房门就见到阿诚站在门外,赵吏轻笑了一声,便从阿诚身旁走过,离开了明公馆。

明楼看着阿诚泛着泪光的眼睛,便知道自己辛苦隐瞒的一切,因为赵吏今天的到来而全部曝光了。

其实阿诚早已经死了,是死在一次对日本人的暗杀任务中,那天晚上明楼没能救下他来。

可是明楼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的小家伙就这样走了,他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有做完,而且他的小家伙还没有能够看到抗战胜利呢,他不许他的小家伙就这样走了。

明楼想起了藏在自己窝里的犀角香,他想有了那个一定就可以留住他的小家伙了,于是他化作原身,连夜赶回了自己的洞穴中,将犀角香给取了回来。

从那以后,明楼没事都会点燃犀角香,无论是明公馆还是七十六号,明楼都会燃上此香。

阿诚果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他还同平常一样,每日都和明楼一起上下班,日子过的格外的温馨而美好,直到赵吏的到来。

最后明楼还是没能留下他的小家伙,阿诚去了地府,入了轮回,赵吏也同样没有救下阿金,那个笑容格外灿烂的抗日小战士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