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圆梦

你可以在这里见证一个小透明的成长

给包黑炭的一封信(取材自少年包青天Ⅲ)

#包策#






        該死的包黑炭,這幾年你死到哪裡去了?你難道不知道包大娘是有多麼的擔心你嗎?還有展昭,當年的戒色小師傅如今已經成為了足以瘋魔武林的南俠,這幾年他表面上說是走南闖北的去闖蕩江湖,可實際上,我們大家心裡都知道也明白,他不過是假借行走江湖之名去四處尋找你的身影,但凡是與你有關的消息,哪怕是僅僅只有一丁點兒也會立刻飛奔趕去。

        還有我——公孫策,天下第一的公孫博學,大宋第一才子,這幾年只要是有奇案、疑案、懸案還有冤案,無論是多麼遙遠的路途我都必定會前往,只不過是想要看一看有沒有可能遇上你。     
      
        包拯,你是誰?你可是大宋第一聰明人,你是會說著:「我是包拯,大宋廬州包拯。」的天下第一聰明人,你怎麼可能有事!你怎麼能有事!天下需要你,百姓需要你,你的娘親和兄弟也需要你。包黑炭,從前我一直屈居你一人之下,明明論學識、樣貌、品行我樣樣都不低於你,可為什麼偏偏唯獨你才是大宋第一聰明人?  

        現在我明白了,僅僅是因為你擁有的那種對於真相近乎瘋狂的執著,是我所沒有。包拯,包希仁,包黑炭!!!!為什麼現在明明我已經成為了真正的天下第一,名副其實的大宋第一聰明人,可當我終於成為了大宋第一聰明人時,心裡卻怎樣也高興不起來了,這是為什麼?明明之前我最想要得到的便是這個,不是嗎?
   
        聽著別人一聲一聲的喚著「大宋第一聰明人」,為何我的心裡竟覺得堵得慌?總覺得好像是自己搶走了什麼屬於別人的東西,是因為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什麼「天下第一」,天下第一的人應該是你包拯,大宋第一聰明人包拯!原來當我已經習慣了不再是一個人的時候,才發現當你下落不明,就連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獨留下我一個人時,我竟然是這般的不習慣,自從你下落不明後便再也沒有人在我檢驗屍體時,不經意的為我遞上一方白帕;再也沒有人在我分析案情時,破案時,至於與我對視一眼便知我心中所想;再也沒有人在我因為畏寒而被凍得發抖時,為我披上披風。
        包拯,希仁,我已經習慣了有你陪在我身邊的日子,你不是總說我是文弱,固執,傲氣的府尹公子嗎?或是你不在我身邊,那麼誰又來照顧我,關心我畏寒的身體呢?包黑炭,我家的家傳寶玉可還在你可身上,你可不許賴賬呀!希仁,你到底在哪兒?
                                                              公孫策



b.四处溜达,约个包黑炭。【正经脸】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