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圆梦

你可以在这里见证一个小透明的成长

我家有位蛇仙大人

最近在名朋上碼的蛇仙大人合集~





#我家有个蛇仙大人#
#片段合集#
#私设,楼诚向#

夢境

「裹挾著寒風 耳畔傳來微弱的吐息聲 腳下倒了一地的屍體 鮮血在無聲的流淌 漸漸的眼中的風景被刺目的紅所遮掩 無邊的孤寂从心底蔓延開來 」

突然被這樣詭異的夢所驚醒 瞥了一眼躺在自己身側 正呼呼大睡的自家先生 不禁有些失笑 夢中的孤寂感似乎並未隨著夢境的驚醒而消散 蜷縮著身子 手臂纏繞上了那人溫熱的手掌 過大的動靜吵醒了自家先生 那人並未睜眼 只一把摟住自己 將我困在了他的胸膛之中

因著与他靈力相通的緣故 先生的一些回憶會突兀的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今夜這夢应當也是如此

重新合上雙眼 不再細想 只將身前之人摟的更緊了些 枕著那人的手臂 沉沉睡了過去 一夜好眠

尾巴尖尖

聼阿香説先生從新政府回來後便一直窩在房間裡 看他那模樣像是不知在哪里受了氣 回家就自己一個人生起悶氣來 想到自家先生的小性子不由得暗暗頭疼起來

輕叩房門發现門竟鎖上了 邊叩門邊問道「先生 怎麼將門鎖上了 快些把門打開吧 有什麼話你都可以告訴我的 別自己一個人悶著」附耳與門 聽見房內出現陣陣啜泣聲 不由得越發著急起來

喚阿香拿來鑰匙 打開房門便見的屋內一片昏暗 「先生怎的不點燈 這屋內甚是昏暗恐傷了你的眼睛 我去開燈咯」只聽得床上一陣被子翻滾的聲音 眼睛漸漸適應昏暗的環境 看到床上那人的模樣輕笑出聲

只見那人如今正是人身蛇尾的模樣 似極了傳說中的人皇伏羲 現在自家先生的身體正裹在被子裡 尾巴卻長長的托在地上 難怪將門鎖上了 若是阿香見著先生這幅模樣怕是會嚇著

輕輕坐在床邊 隔著被子拍了拍人的身體 就見著先生猛地撲了過來 就這樣被他撲倒在了床上 身體被人緊緊摟抱著 不老實的尾巴也偷偷伸進被子裡

「阿誠你看,我的尾巴尖尖受傷了」摟著自己的那人將頭抵在我的胸口悶悶的開口

片段    晚歸

華東初上 伴著刺骨的寒風快速穿梭在街道之上 今日大哥與汪小姐有約 便讓大哥將車開了去 若是晚了他就自己回來 不曾想這這夜晚的上海竟是這般的寒冷 許久不曾徒步走回家 今日這一走竟覺得家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雖然新政府離明家並不遠 但獨自一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時仍舊覺得這回家的路太過漫長了

裹挾著寒風推開家門 飲了一杯阿香俻好的熱茶 便快速回了房間 在房內悠哉悠哉的除去衣物 赤裸著身軀進了浴室 熱水一開 整個房間都被白茫茫的熱氣所充斥著 泡在浴缸裡 整日的疲憊都消失了 舒服的令人昏昏欲睡 視線漸漸變得模糊不清 眼睛也閉了起來 就這樣迷迷餬餬的在浴缸裡睡了過去

等先生推開房門發现阿誠並不在床上安睡時 不由得心生疑惑 環顧四周 發现浴室的燈還亮著 才恍然大悟 大概阿誠是在浴室裡洗澡 站在浴室門口聽著內裡的動靜 發现沒有水聲 連忙緊張的推開門  發现阿誠不過是在浴缸裡睡著了明樓將阿誠從浴缸中抱出 為他裹上浴巾 正打算將他像幼時一般抱回床上時 阿誠醒了過來

他連忙從明樓的懷褃退了出來 慌張的裹緊了自己的浴巾 害羞的低垂著頭 明樓反應過來時發现阿誠已經从自己的懷中溜了出去 不由得有些懊惱 微微上前一步摟緊了阿誠裹著浴巾的身子

濕漉漉的眼睛 害羞的神色 白嫩的肌膚 還有那最為熟悉的獨屬於阿誠一人的氣息 無疑是在刺激著明樓今夜過分敏感的神經 他想要讓阿誠的身上沾染著自己的氣息 或許是今日與汪曼春的談話太過費神 或許是太久沒有像這樣好好的抱著阿誠過了 下腹的慾望來勢洶洶 摟著阿誠的雙手也變得不老實起來 呼吸也漸漸粗重起來 明樓呼出的熱氣一下又一下的噴灑在阿誠的臉上 聽著明樓變得越發粗重的呼吸聲阿誠覺得自己的心滿滿的

他与明樓確實太久沒有像這般親近過了 自從從巴黎回來 一直顧及著家裡人 就連太過親昵的舉動都不敢做 不過明樓仍舊和在巴黎時一樣 每晚祇有偷溜進阿誠的房裡 抱著他 感受著阿誠熟悉的氣息才能入眠

片段   剛好遇見你

昨日不知怎的 先生一回家便讓我隨他進了書房 看著那人明顯含著怒意的雙眸 不由得暗自思量起來 「先生這人是極少發怒的 如今這般懷疑的舉動想來是氣急了 看神色应當是同日本人有關 不過這人眉眼間含著怒意的模樣倒是好看的緊 完全不似平日裡那般一本正經 」

大抵是見著我一進書房便緊盯著他不放 先生輕輕叩了叩書桌 原本不大的聲響在安靜的屋內顯得格外的響亮 喚回了我早已跑遠的思緒

那人見我回過神來便開口道

「阿誠,從我與你的第一次相遇到如今已經過去多少年了」

「先生算起來我們已經相識十年了」

「在這十年里你可曾怕過我 可曾想過有朝一日要棄我而去」

「不曾 自我向你表明心跡的那一刻起 我便再不能離了你」

隻略微嚮前走了一步 便被那人一把攬入懷中 頭輕靠在人的鳥窩処 感受著他溫熱的鼻息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臉頰上 聽著那人強健有力的心跳聲感到格外的滿足

如今國家內憂外患不斷 身為國家的一份子自然也是要出一份力的 又豈能只顧著自己的個人情感 國將不國 何以家為

在先生心裡我首先是一名優秀的戰士  其次是一名從伏龍芝軍事學校畢業的優秀特工  最後才是他的愛人 與他相知相伴相守了十年的阿誠

在家國大義面前 兒女私情又算得了什麼 再這樣一個風雨飄搖的時代裡 能夠剛好遇見你 何其倖運

片段  折顏的出現

深夜時分 本是在睡夢中感到腹中飢餓 欲下樓去廚房內尋些吃食得 不想从臥房內下樓時卻見著先生書房內的燈光偷偷從門縫中溜了出來 便知先生這般晚了還未歇息 大抵是因著明日新政府要進行高層會議的緣故吧

似乎今晚先生進餐時未用多少 不知這個時候了先生是否也會感到腹中飢餓難忍了 思及此處便加快速度進了廚房 改了原本只做碗麵條充飢的主意 用著晚餐時剩下的飯菜做了一大份炒飯 準備端去書房同先生共食

輕叩房門 先生卻遲遲未來開門 想著先生許是在處理文件時直接累的睡了過去 便一手端著炒飯一手推開房門 本打算用食物的香氣戲耍先生一番 卻在推開門後便愣住了 先生正在同屋內的人討論著什麼 看起來眉眼間滿是笑意 已經許久未見到先生這般輕鬆的模樣了

許是不曾想到先生屋內還有旁的人在 不由得有些愣神 待回過神來 便開始細細打量起眼前之人來

那人著一襲粉色衣衫 這本是極豔極俗氣的顏色 但穿在他的身上卻覺得是極舒服極合適的 就像他本就該是這般模樣一般 看起來是位極風雅的先生 手中還持有一柄摺扇 眉眼含笑 容貌漂亮的令人晃了神

衣衫上似乎還隱隱透著一股子特殊的桃花香氣 先生是從不熏香的 屋內自然也就是沒有任何香味的 今日竟好聞極了

不知先生是從何處識得這般神仙似的人物 略一思量便明白過來 看他二人之間的神情似乎甚是熟悉 想來那人应與先生是舊相識 大抵是先生當初在山中清修時認識的 難怪看上去這般仙風道骨 衹是不知是何種精怪所化

片段    當某誠生病後

明樓今日從清晨起床時就發现自家阿誠的精神有些不大好 本以為是昨夜折騰的狠了些的緣故 衹要再好好休息一會兒便好了

於是一向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明先生竟親自為阿誠做了早餐 也不知這其中是否存了些討好人的心思 隻一點 阿誠吃了先生親手做的早餐精神看起來似乎確實好了一些

到了新政府後阿誠與先生一前一後的進了政府大廳 來到明先生的辦公室里 明先生便一反常態對阿誠殷勤起來

他讓阿誠躺在辦公室里的沙發上再睡一會兒 阿誠見自家先生異常緊張自己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失笑 暗笑著乖乖躺到沙發上 默默的看著先生看起來有些傻乎乎的忙活著

明先生將辦公室的門給反鎖後 便溜達到了阿誠所躺的沙發旁 自己搬過來一張凳子坐在阿誠身旁 將尾巴給幻化出來輕輕的纏在某人身上

原本老實躺著正閉目養神的阿誠立刻打算從沙發上坐起

「今日天氣涼了些 辦公室里沒備著有被子 用尾巴纏著總是要暖和一些的」

「先生本不必如此麻煩的」

「与你有關的事情從來都不會是麻煩 況且今日你的精神有些不佳 多注意點總是好的 我可不希望你生病啊」

看著神色異常認真的某人阿誠的心底泛起了點點漣漪 原本有些煩悶的情緒也好了起來 調整了一下自己躺著的姿勢便沉沉睡了過去

明樓就以半人半蛇的姿態陪伴在阿誠身旁處理著文件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