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圆梦

你可以在这里见证一个小透明的成长

我家有個青瓷精

私設有, 樓誠向

ooc有, 試圖複建



片段        重逢




今日是週末 大姐和阿香回了蘇州老家 明台与人相約出門去了 明樓難得能有這樣獨自一人在家的機會 自然這就貪睡了些 等到快晌午了才慢慢悠悠的從床上爬起來 準備收拾一下出去覓食

明樓正在臥房內收拾自己時 突然之間嗅到了從廚房里飄來的香味 便以為是大姐或是阿香回來了並未多想 衹是加快了手中收拾的速度以免挨駡

看著自己收拾妥當 並不像是剛從床上爬起來的樣子 便信心滿滿的推開門走向廚房 本以為路過客廳時會見到大姐 正在心裡盤算著怎樣向大姐解釋明台偷溜出去玩這件事兒 卻不想在經過客廳時發现裡面空蕩蕩的 一點兒也不像是有人回來過的樣子 不由得心生疑惑

「今日明台与那位于小姐有約 自然是不會有這般早便回來的道理

而大姐和阿香遠在蘇州也应當不會回來

那這廚房裡的會是個人  刚才怎麼會沒有反應過來呢 果然是年紀大了」

明樓覺察到不對勁兒後依舊不動聲色 衹是在客廳內藏槍処偷偷拿出了一把 藏在衣服裡 以備不時之需 之後便走進了廚房

卻發现廚房里有一位少年正在做飯 廚房裡飄散著飯菜的香味 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穿著与明樓同色調的西服 系著阿香以往做飯時用的圍腰 手上正在翻炒著明樓平日裡極愛吃的紅燒肉 看著這一幕的明樓不禁軟了心腸

「阿誠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 害的我以為家裡進了別人 你這小東西該不該罸」

明樓緊緊摟著懷褃少年瘦弱的身軀 好似要將他給揉進自己的骨子里 長久的分離令這位一向不露聲色的長官也不禁動容了幾分

「先生 若是再這樣抱著 這紅燒肉怕是就要吃不成了 至於該不該罰 這個問題自然是由您決定的 不過 如今我才剛剛回來 先生便這般作態 平白的讓人軟了心腸 今晚是獎是罰 都由著你」

阿誠微微抬頭 親吻上了明樓緊抿著的嘴唇  
久違的觸感勾起了明樓記憶里熟悉的感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