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圆梦

你可以在这里见证一个小透明的成长

回忆

今日不知怎的明明现在还时辰尚早,却已有了浓浓睡意。和衣睡下,静静的安然入眠,这或许会是自己成为妖神以来的第一个能够轻松入睡的夜晚。 睡意朦胧中听的耳边有着阵阵嘈杂声,在恍惚中产生了一种自己仍旧生活在长留之中,什么妖神,什么洪荒之力,这些统统都不过是一个奇怪的梦,等梦醒了,一切就都恢复原样了,轻水还是会每天向我抱怨她的师父管她管的有多严,郎哥哥也还和从前一样会来找和我还有轻水一起在尊上不知道的时候带我偷偷溜出绝情殿玩,还有东方,东方仍旧是当初那个因为看了我在池里沐浴便一直嚷着等他金榜题名后便要娶我为妻的书呆子,糖宝也和十一师兄在一起玩玩闹闹的,每天都会开开心心,过的没心没肺的,甚至就连漫天也还没有和我决裂,我们还是知己好友,不存在什么嫉妒与仇恨。 这个梦境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太过真实,真实的差点就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是真是假了,可惜梦境终究只能是梦境,梦中的世界总是拥有太多的美好。在这个世界里,白子画对我很好,每一天都会对我嘘寒问暖,甚至会在教我练剑时轻轻的用手抚摸我的头顶,温柔的就好似当初对我冷若冰霜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可我知道他从来不曾这般温柔的对待过我,他对我永远只会说一句话“小骨,你错了,停下来。” 我挣扎着试图从这个奇怪的梦境中醒来,可我没有想到竟然在梦中见到了一个我从来都不敢在人前议论的人,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师弟——儒尊笙箫默。 在我的心摇摆不定,混乱无比的时候,他就这样静静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用他惯常温柔的眼眸深情的注视着我,使我原本激烈的心跳渐渐的变得平稳起来,他从未进入过我的梦境,我对他的那些小心思在长留时也只不过是偷偷的注视着与绝情殿相近的销魂殿罢了,我以为我将自己的这份心意隐藏的很好,至少现在大家都以为我心中之人是白子画,而并非是他。 可惜,无论梦境怎样的甜蜜美好,终究是会清醒过来的。一阵心悸,我从过去的回忆中脱离了出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的一切并非是梦境,而是有人趁着我放松警惕时试图修改我的记忆。 墨冰仙,你说我是该夸你法术了得,观人入微,果然不负盛名好呢,还是该说你不自量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呢?你的法术的确厉害,甚至你差点就让我信以为真了,你想要知道究竟自己败在哪里吗?在你的心里世间万物都是美好的,你所创造的世界自然也都是尽善尽美,人人都温和有理,心地纯善,可是世人并非如你所想的这般美好。人性拥有最美好的一面,自然也会拥有最丑恶的一面不幸的是我全部这两面都见过。因为嫉妒而发狂的轻水,为爱堕入魔道的紫熏上仙,对我恨之入骨的霓漫天,他们哪一个不曾拥有善良,可同时他们也是那样的丑恶,残忍,令人惧怕。
或许真的只有某一天你也如我这般被人伤过,痛过,最后落得如此下场时,你才会懂得人性的可怕。人心至纯至善,可是它也是这世间最可怕的一样东西,你虽拥有能读人心的能力,但你却从来不曾读懂人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