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圆梦

你可以在这里见证一个小透明的成长

#假裝自己複建成功#

#首頁的大家小年快樂喲#









華東初上 伴著刺骨的寒風快速穿梭在街道之上 今日大哥與汪小姐有約 便讓大哥將車開了去 若是晚了他就自己回來 不曾想這這夜晚的上海竟是這般的寒冷 許久不曾徒步走回家 今日這一走竟覺得家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雖然新政府離明家並不遠 但獨自一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時仍舊覺得這回家的路太過漫長了

裹挾著寒風推開家門 飲了一杯阿香俻好的熱茶 便快速回了房間 在房內悠哉悠哉的除去衣物 赤裸著身軀進了浴室 熱水一開 整個房間都被白茫茫的熱氣所充斥著 泡在浴缸裡 整日的疲憊都消失了 舒服的令人昏昏欲睡 視線漸漸變得模糊不清 眼睛也閉了起來 就這樣迷迷餬餬的在浴缸裡睡了過去

等明樓推開房門發现阿誠並不在床上安睡時 不由得心生疑惑 環顧四周 發现浴室的燈還亮著 才恍然大悟 大概阿誠是在浴室裡洗澡 站在浴室門口聽著內裡的動靜 發现沒有水聲 連忙緊張的推開門  發现阿誠不過是在浴缸裡睡著了明樓將阿誠從浴缸中抱出 為他裹上浴巾 正打算將他像幼時一般抱回床上時 阿誠醒了過來

他連忙從明樓的懷褃退了出來 慌張的裹緊了自己的浴巾 害羞的低垂著頭 明樓反應過來時發现阿誠已經从自己的懷中溜了出去 不由得有些懊惱 微微上前一步摟緊了阿誠裹著浴巾的身子

濕漉漉的眼睛 害羞的神色 白嫩的肌膚 還有那最為熟悉的獨屬於阿誠一人的氣息 無疑是在刺激著明樓今夜過分敏感的神經 他想要讓阿誠的身上沾染著自己的氣息 或許是今日與汪曼春的談話太過費神 或許是太久沒有像這樣好好的抱著阿誠過了 下腹的慾望來勢洶洶 摟著阿誠的雙手也變得不老實起來 呼吸也漸漸粗重起來 明樓呼出的熱氣一下又一下的噴灑在阿誠的臉上 聽著明樓變得越發粗重的呼吸聲阿誠覺得自己的心滿滿的

他与明樓確實太久沒有像這般親近過了 自從從巴黎回來 一直顧及著家裡人 就連太過親昵的舉動都不敢做 不過明樓仍舊和在巴黎時一樣 每晚祇有偷溜進阿誠的房裡 抱著他 感受著阿誠熟悉的氣息才能入眠

今夜剛好大姐回了蘇州 阿香也已經回房了 衹要注意一些應該是不會被發现的 罷了罷了 今夜便縱著他一些吧 也難為大哥了 在血氣方剛的年紀裡還得硬生生的憋著。



评论

热度(3)